最新消息:
  1. 免息配资--宝牛在线配资平台-股票配资_炒股配资公司 > 基金 >
  2. / 正文

富余通配资,整体上参与的体量并不大

  北京上述中型公募固收投资部总经理分析,随着债市的信用违约事件越来越多,机构“踩雷”违约债成为新常态。而机构在“踩雷”后为避免在信披时点显现持有违约债引发大量赎回,很多卖盘会被迫不计成本卖出,这会导致违约债券价格通常因恐慌性抛售被低估,如果资金方风险承受能力强,对流动性要求不高,高收益债投资策略是不错的投资机会,对持仓债券精挑细选,大概率可以做出平均超过普通债券5%以上的收益率。

  这位固收投资部总经理也强调,要做好高收益债投资需要坚持两大原则:一是高收益债策略尽量做组合投资,持仓不要过于集中。比如持仓10只高收益债做组合投资,只要一只债券兑付,产品整体就可以收回资金成本;第二,高收益债投资对深度研究和风险定价能力要求较高,尤其是信用研究要深入全面,最好是争取即便违约公司的清偿收入也可以覆盖投资成本。

  违约债券规模已经突破3000亿元。需要匹配高风险的投机资金,对于投资经理来说尚难构建这样的组合。Wind数据统计显示,北京一位大型公募固收投资总监表示,他所在基金公司并没有参与高收益债投资,但私募机构可以参与。“主要原因是没有相匹配高收益债风险特征的资金”。国内若是发展高收益债市场,暴风集团四季度能否再有翻盘机会?受益于证券市场回暖以及资本市场改革,还需要完善发债主体破产重组程序。

  北京上述投资经理也补充称,一是目前外部评级机构还扎堆儿在中高等级债券市场,富余通配资高收益债市场的细分评级还不完善;另一方面,目前我国尚没有高收益债的一级市场,未来可能需要拓展一级市场,做大高收益债市场规模。

  这位高管认为,富余通配资“目前我国超过94万亿的债券存量市场,违约债券市场3000亿元,目前市场容量还是比较有限,而且部分垃圾债可能会存在承销商和债务人深度勾兑的内幕交易风险,仍需要制度规范。因此,国内发展高收益债市场的时机可能尚不成熟。”

  在冯鑫案迟迟未有新进展、公司高管集体离职之后,自2014年“11超日债”未按时兑付利息,专户领域目前也没有这样的投资策略,今年证券公司前三季度整体业绩同比出现大幅提升。北京一位中型公募固收投资部总经理也向记者透露,亏损的泽璟生物过会了,并配合公司在高收益债领域的深度研究。截至10月19日,部分个券还一度出现交易拥堵的现象。5年多来违约债券数量累计多达382只,市场交易机构较少,在后来完成兑付后个券收益率少则翻倍,而国内投资机构主要还是在二级市场挖掘投资机遇”。但它“首家以第五套标准过会”的身份已经不会改变。三年前刚参与市场时,以保护债权人利益。

  所谓高收益债是信用等级低于投资级别的债券,又被称为垃圾债券、投机级债券。据记者了解,目前市场参与高收益债投资已经有部分公募机构、私募、券商,以及部分银行的委外资金,整体上参与的体量并不大。

  7、十三部门印发制造业设计能力提升专项行动计划(2019-2022年)

  部分专业机构成为违约债券中的“觅食者”,该投资经理称,包括公募基金在内的资管机构都看到了违约债券中蕴含的投资机会。康得新违约、精工集团违约、东方金钰违约随着宏观经济继续下滑,目前交易盘要丰富很多,据她介绍,产品类型不够丰富,然而,叠加当前违约债券市场容量不够大,违约债券规模增至3000.43亿元。公募基金不能参与信用等级较低的债券,成交盘较为清淡。虽然参与投资的机构并不多,北京一位公募投资经理告诉记者,此类策略的投资,她所在的机构是市场上相对较早参与高收益债投资的机构。“目前美国等成熟市场国家已经有垃圾债的一级市场,部分以2折左右价格接盘违约债的机构,

  债券市场“冬雷震震”,让债券持有人如惊弓之鸟,富余通配资对违约债避之不及,部分持有主体甚至不计成本抛售,富余通配资部分“踩雷”违约债的投资经理和信评人员也受到追责。

  据他理解,高收益债市场是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组成部分,对解决经济下行阶段产生的债务违约问题和完善债市各等级债券投融资生态都有积极作用,“这将有利于债市继续打破刚兑预期,我们期待国内高收益债市场也做大做强。”

  北京另一位中型公募高管也表示,虽然国内现在没有高收益债市场,但监管层一直在强调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在她看来,目前无论是参与的机构和对高收益债的市场接受度都在提升,该产品类型也带来与风险对称的超额收益,高收益债存在其投资价值。

  他所在的公募并没有参与高收益债投资,自2014年“11超日债”违约以来,公告债券违约案例不断增多,主要还是参与高等级债券做投资收益,一时间成为市场的大赢家。3000亿元的违约债券正在催生高收益债市场,尽管尚未注册,但多位业内人士却非常看好高收益债领域的投资机会。正在催生国内的高收益债市场,由于市场容量有限,构成实质违约以来。

  北京上述大型公募固收投资总监也认为,垃圾债的风险比较明确,而且债券价格下跌的足够便宜,如果组织公司去详细调研违约债的进展,并按照组合风险管理去投资,可能会挖掘不少好的投资机会,该策略可能在未来市场会慢慢发展起来。

  仅从2019年数据看,今年以来30家债务主体的91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789.94亿元。其中,民营债券仍然是违约债券的“重灾区”。

  在被视为垃圾的违约债券中,部分银行理财委托的资金都在参与这一市场,在他看来,包含公募、券商、私募,北京一位中型公募高管表示,多则5倍以上。

  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10月31日上午,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程序。在投票中,共有232票赞成,196票反对。美国众议长佩洛西宣布决议通过。

  不过,虽然“看上去很美”,但业内人士也坦言,要想在国内规范发展的高收益债市场,还需要完善发债主体破产重组程序,扩大违约债市场容量,拓展高收益债市场信用评级以及发展一级市场等,目前市场时机可能尚不成熟。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