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 免息配资--宝牛在线配资平台-股票配资_炒股配资公司 > 股票 >
  2. / 正文

西部证券在给交易所的回复中解释道:“整体来

  业内人士指出,对于这类存在退市风险的股票质押业务,券商的主要自救途径是通过诉讼的方法来试图追回本金。如果被执行人没有还款能力,券商还可以选择的办法是通过司法渠道将质押的股票进行拍卖或变卖,不过其中可能也需要耗费不菲的时间成本。

  截至9月20日,已有7家A股券商公告收到交易所的半年报问询函。从这些问询函来看,交易所首要关注的是券商股票质押风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从2013年券商股票质押业务开闸算起,截至目前,共有45家券商的股票质押业务中存在*ST公司(即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司)的股票质押至今仍未到期解押的情况。今年上半年,多家券商还对手里的*ST公司股票质押作了金额较大的资产减值准备。不过,如果今后这些有退市风险的股票真的砸在券商自己手里,无疑将严重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

  那么,摊上了退市风险股票质押的券商究竟该如何自救呢?业内人士指出,对于这类存在退市风险的股票质押业务,券商的主要自救途径是通过诉讼的方法来试图追回本金。如果被执行人没有还款能力,券商还可以选择的办法是通过司法渠道将质押的股票进行拍卖或变卖。不过从近年来多家券商披露的相关拍卖情况来看,这类拍卖流拍的概率也不低。另外,尽管通过诉讼、拍卖,券商有希望追回部分股票质押业务损失的本金,不过其中可能也需要耗费不菲的时间成本。

  股票质押作为券商行业的创新业务从2013年正式启动,随后几年,凭借业务办理的便捷性,券商股票质押业务发展迅速。不过最近几年市场波动加剧,股票质押业务的风险开始集中爆发。

  值得注意的是,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从2013年券商股票质押业务开闸算起,截至目前,看有45家券商的股票质押业务中存在*ST公司(即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司)的股票质押至今仍未到期解押的情况。其中有16家券商手里至今仍未到期解押的*ST公司股票大于或等于2家,这些券商包括东方证券、方正证券、华西证券、五矿证券、华福证券、平安证券等。

  截至9月20日,已有7家A股券商公告收到了交易所的半年报问询函。从这些问询函来看,交易所首要关注的是券商股票质押风险。

  上交所在最近发给东方证券的问询函中就重点关注了相关股票质押问题。今日晚间,东方证券披露了对该问询函的回复。公司表示,上半年公司股票质押计提减值准备同比增幅较大的原因为,2019年上半年,公司个别股票质押标的出现负面舆情,市值下跌幅度较大或融资人资信变差,导致个别项目信用风险加剧。公司综合考虑融入方资信、担保品价值、债务解决计划或风险处理进度、其他增信措施等因素,计提了相应的减值准备。而今年上半年,东方证券新增计提减值准备的3个股票质押项目都是*ST公司。

  此外,西部证券也饱受*ST公司股票质押之苦。受*ST信威、ST中南、被暂停上市的乐视网等影响,2019年上半年,西部证券合计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2.82亿元,共减少当期合并利润表利润总额2.82亿元。在最近交易所发给西部证券的问询函中,也涉及到了*ST信威等3家公司的资产减值情况。

  尽管上述券商大多对手里的*ST公司股票质押做了资产减值,不过有分析认为,*ST公司股票质押风险较大,未来存在较大的退市可能,券商已做的减值计提可能还不够充分。例如,西部证券此前曾向*ST信威的实控人王靖融资5亿元,质押物为7000万股*ST信威股票。经过连续40多个跌停后,目前7000万股*ST信威的市值约1亿元左右,即便全部抛出,也难以弥补西部证券融出的这5亿元成本。截至今年上半年,西部证券对这笔股票质押计提减值准备已合计1.5亿元。

  对于为何对这笔股票质押至今只计提1.5亿元减值准备,西部证券在给交易所的回复中解释道:“整体来看,信威集团的前景不确定性较大,但考虑到目前其重组项目已获得国防科工委的原则同意,其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对其业绩未达《补偿协议》承诺也进行了补偿,因此暂不考虑按清算价值估值。因此,公司认为信威集团的公允价值可以参考可比公司PB及证券公司两融客户担保证券资产公允价值取其低者,按此估值确定当期预期能收到的现金流量3.5亿元,并将合同应收的现金流量与预期能收到的现金流量之间差额的现值确认为减值损失。”

  上述几家券商对于手里的*ST公司股票质押大多已计提了金额较大的资产减值准备,不过如果今后这些有退市风险的股票真的砸在自己手里,无疑将严重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那么,券商的股票质押如果摊上退市风险股该如何自救呢?

  现实情况是,由于三板市场的流动性不佳,而且退市股票的质地也大多较差,那些退市的质押股票大多不容易在市场上处置。

  某头部券商非银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对于这类存在退市风险的股票质押业务,券商的主要自救途径之一是通过诉讼的方法来试图追回本金,有部分追回的,也有全部追回的。

  例如,据兴业证券今年9月5日公告,公司2018年3月29日曾就一起股票质押违约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违约方返还近3亿元本金,并支付相应利息、违约金及实现债权的费用。根据诉讼执行情况,因违约人逾期未履行《民事调解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公司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立案执行。公司已于2019年9月4日收回全部本息,并已向法院申请执行终结。

  不过根据A股券商发布的公告,券商业内更多关于股票质押违约而开展的诉讼尚未执行完毕,也就是说券商想通过诉讼顺利拿回被“老赖”们欠的钱并不容易。

  例如,根据东方证券今年发布的中报披露,截至上半年末,公司有5个重大诉讼事项,且全部与股票质押违约有关。不过对于这5个诉讼事项的最新处理状态,公司给出的表述大多为 “正在推动对本案主要财产(即质押股票)采取强制执行措施。”

  今年下半年以来,方正证券公布了6份涉及诉讼的公告,其中有1份公告涉及股票质押违约。根据该公告,虽然方正证券曾于今年4月,就3起股票质押违约案件涉及的债权债务事项,与各被执行人达成了分期偿还债务的《执行和解协议》,被执行人确认了融资本金及相应的利息、违约金、实现债权和质权的费用等全部债务金额,以及相应的偿还期限及方式。不过由于“老赖”们一再违约,目前方正证券关于股票质押违约的这3起诉讼案件均尚在执行过程中。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自2018年以来A股券商发布的涉及诉讼的相关公告明显增多。2018年以来行业涉及诉讼的相关公告共有67份,而2013年~2017年的5年间券商行业涉及诉讼的公告只有16份,其中2018年以来券商相当一部分的诉讼都与股票质押违约有关。

  如果被执行人没有还款能力,即使诉讼也不能完全拿到欠款的话,券商可以选择的另一个办法是通过司法渠道将质押的股票进行拍卖或变卖。今年来,在司法解决股票质押违约案件的过程中,将质押股票拍卖被不少券商视为可选项。

  今年9月6日,兴业证券在一份涉及股票质押违约的诉讼公告中表示:“2018年11月至12月,经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调解,公司与刘德群达成调解协议,刘德群承诺在一定期间内足额地向公司支付融资本金29,999万元及相应利息、违约金和律师费,如其未按期支付前述款项,公司有权以其质押的晨鑫科技股票依法处置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

  在同日,太平洋发布的一则诉讼进展公告显示,因被申请人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违约,公司于2019年5月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实现担保物权特别程序申请,请求裁定拍卖或变卖被申请人嘉兴融仁质押给公司的ST厦华股票。近日,公司收到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作出的《执行裁定书》,裁定拍卖被执行人嘉兴融仁持有的ST厦华7241.6万股股票。目前案件正在执行过程中。此前,太平洋还通过司法渠道申请对股票质押违约人所质押的盛运环保、天夏智慧、众应互联、当代东方的股票进行拍卖或变卖。

  不过,即便是选择拍卖股票,由于有退市风险的公司质量较差,所以从近年来多家券商披露的拍卖情况来看,拍卖流拍的概率不低。

  例如据中信证券中报披露,公司与程少博、朱立新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案已经到了法院执行阶段。2019年4月1日,禹城法院发布第一次拍卖公告,拟正式拍卖违约方程少博持有的*ST龙力股票2454万股,起拍价5743万元。2019年5月6日,股票拍卖流拍。从今年5月15日起,*ST龙力暂停上市,未来退市风险较大。而中信证券也已对该项交易计提了相应减值准备。

  近期太平洋也遇到这样的流拍。根据太平洋的公告披露,2019年7月10日,法院拍卖股票质押违约被执行人持有的天夏智慧股票6614.42万股,其中5114.42万股由公司拍得,其余流拍。

  根据2018年年报披露,东方证券去年也遭遇过两起类似流拍。值得一提的是,在流拍之后,法院均裁定,将相关质押股票交付给公司用于抵偿债务,公司对其债务清偿不足的部分保留追索的权利。而两起流拍所涉的两只相关质押股票的其中之一为*ST公司。

  据披露,2018年3月至4月期间,上海市一中院针对东方证券涉及的一起股票质押违约案涉股票*ST盈方进行了两次网络司法拍卖,结果均为流拍。2018年5月9日,上海市一中院出具裁定书,裁定将*ST盈方持有的6900万股交付给公司用于抵偿债务。从今年*ST盈方的中报来看,东方证券仍然持有这6900万股。去年8月,东方证券遭遇了同样类型的涉案股票流拍,之后法院也裁定将违约人持有的5841万股皇氏集团股票交付给公司用于抵偿债务。从皇氏集团今年中报来看,东方证券仍然持有5841万股,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尽管通过诉讼、拍卖,券商有希望追回一些股票质押业务损失的本金,不过其中可能也需要耗费高昂的时间成本。

  根据东方证券今晚的公告,2019年上半年,东方证券对股票质押项目新增计提减值准备4.06亿元,涉及*ST东南、*ST刚泰、*ST大控三只A股。其中,截至2019年6月末,*ST大控股票质押的融资本金为8亿元,东方证券计提减值准备0.698亿元,已累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91亿元。

  由于*ST大控已连续20个交易日(2019年8月22日-9月19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因此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公司存在退市的风险。基于此,有分析认为,未来*ST大控股票质押可能还将面临资产减值压力。

  事实上,根据去年公告披露的信息,东方证券早就发现了*ST大控股票质押交易的风险,并及时采取了措施,但由于相关司法程序较长,公司还是为此付出了时间成本。

  去年以来,东方证券公告的定期报告披露了事情的原委。长富瑞华与东方证券于2014年6月开展了4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长富瑞华将其持有的“大连控股”(即现在的*ST大控)限售股质押给公司,涉及初始交易金额8亿元,约定的购回交易日期均为2017年6月23日。由于长富瑞华出现司法冻结且未按期支付利息,公司根据协议约定于2016年9月21日正式向长富瑞华发出提前购回申请,长富瑞华未及时购回构成违约。

  此后东方证券启动了司法维权之路。先是向上海市黄浦公证处申请签发强制执行证书并于2017年2月16日获得。随后公司于2017年3月21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获法院执行立案。后因管辖权的相关规则变更,2017年5月,公司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撤回强制执行申请。之后公司于2017年6月7日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立案。2017年7月6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将本案指定由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2017年8月1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立案执行,依候冻结了长富瑞华所持有的全部“大连控股”,并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及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两家首封法院商请移送案涉质押股票的执行权。截至去年中报报告期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取得全部质押股票的执行权,现已进入评估拍卖阶段。而在今年中报中,东方证券披露的案件最新进展为:“截至报告期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取得全部质押股票的执行权,公司正在推动对本案主要财产(即质押股票)采取强制执行措施。”

  然而,与此同步的是,从2016年9月到现在的3年时间内,“大连控股”这只股票已从正常状态逐渐步入退市边缘,市值也已大幅缩水。

  也许是看到了股票质押的风险一旦爆发,券商能采取的一些措施可能只是“亡羊补牢”,近期多家券商在各自的中期业绩说明会上都表示要控制股票质押业务规模。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